新葡亰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解读回应
解读回应
卓泽渊:加快法治社会建设
发布时间: 2020-12-11 09:55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加快法治社会建设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副教育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 卓泽渊

  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的重要内容,是我们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的重要内容。近日,中共中央下发了《法治社会建设实施纲要(2020-2025年)》,该纲要的问世必将有力推动法治社会建设,进而推动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加快法治社会建设已经成为现实的急迫任务,我们必须全力推进。

  一、法治社会建设尤其迫切

  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要一体建设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原则。如果将三者的历史进程加以比较,就不难发现,法治社会建设的任务尤其迫切。

  在三个概念之中,法治国家的提出在我国是相对最早的。1902年我国著名思想家梁启超先生就提出了“法治国”概念,将其定义为“以法为治之国也”,从而开启了中国法治国家理论的先河,也成为中国人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法治梦想。1997年,党的十五大明确确立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基本方略和法治发展目标。法治国家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人民为之奋斗的理想,也是我们的行动指南。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的决定》,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确定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法治国家建设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建设法治政府,是在改革开放中,启动了依法行政之后,进而提出的政府法治化发展目标。随着依法行政的不断推进,法治政府建设逐步成为现实追求和重要目标。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确立了政府法治化的目标: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正公开、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在国家公权力体系中政府具有最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推进政府的法治化,建设法治政府,是公权力法治化中最宏大的工程,也特别重要。

  相对于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在我国,法治社会是相对较晚提出的概念和目标。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也为法治社会建设确定了宏伟目标:“增强全民法治观念,推进法治社会建设”。这一次党中央发布的《法治社会建设实施纲要(2020-2025年)》细化了法治社会在近期的各项任务。相对于法治国家建设和法治政府建设,法治社会建设相对滞后,因而加快法治社会建设也就更为迫切,必须加快步伐,迎头赶上。

  二、法治社会建设最为基础

  就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之间的关系来说,我们可以作多种概括。也许可以认为,法治国家是总体描述,法治政府是其中的上层建设,法治社会则是其中的深刻根基。

  法治社会是法治政府的根基。法治政府在狭义上是指国家行政机关法治化的成果,在广义上是指所有国家公权力及其体系的法治化状态。不论如何理解法治政府,它都是建构在客观的社会基础之上的。在一定意义上,政府是与社会相对应的概念与存在,政府的管理活动必须以客观的社会实际作为存在空间,作用于现实社会。没有社会整体与普遍的法治化,法治政府就没有应有的基础,也就难以建立。法治政府的大厦也会因为漂浮在非法治的社会基础之上而不牢固,也会因缺乏应有的根基而无法成功。

  法治国家也是以社会尤其是法治社会作为基础的。任何理想都是以客观实际为基础的,法治国家建设的理想也是这样。法治国家作为法治政府与法治社会的总体概括,必须依赖它们的不断发展和完善。法治社会的基础薄弱,必然无法承载法治国家这一高楼大厦。没有法治社会作为基础,法治政府建设也必然表浅、浮泛,必然影响法治国家建构,甚至使之成为空洞的理想。

  法治社会作为法治政府乃至整个法治国家的基础,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法治社会与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是相互关联,相互制约的,其中任何一个元素滞后或者缺失都会严重影响其他两个目标的进程与实现。面对法治社会更为基础的意义,我们必须对法治社会建设予以更多的关注,作出更大的努力。

  三、法治社会建设任务特别艰巨

  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们需要人们的持之以恒地推进。如果将三者加以比较,我们会清晰地认识到法治社会建设的任务更加艰巨。

  首先是因为法治社会建设依赖普遍的社会成员参与。法治社会是现实社会的法治化,社会成员是形形色色的。社会成员包括每个公民的个人状况千差万别,利益需求也各有不同。在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大国建设法治社会,是史无前例的,要建设一个囊括十几亿人于其中的法治社会,其难度可想而知。

  其次是因为法治社会建设涉及广泛的社会生活领域。社会法治建设涉及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科技、环境、社保等各个方面,甚至社会道德、习俗、宗教、行业规章、社团章程、乡规民约、社区公约等。法治社会范围的极大广泛性,使其建设任务更为艰巨。

  再次是因为法治社会建设需要理性的社会法治文化。法治社会建设是以理性的社会法治文化作为观念基础的。全社会的法治意识是否具备及其高低,严重制约着法治发展。法治文化是基础,是条件,也是重要内容。必须将法治文化建设与法治社会建设结合起来,使法治文化成为法治社会建设的促进因素。法治文化建设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最后是因为法治社会建设有赖于广泛的社会行为自觉。法治社会建设需要亿万人民群众投身依法治国实践。法治建设事业是全体社会成员共同的事业,也是共同的自觉行动。法治社会不是想出来的,而必须是干出来的。自觉地尊崇法治、服从法律、依法办事是对公民、法人行为的基本要求,自觉行为是法治社会发展中最强大的推动力量。

  正是因此,法治社会建设也才更为艰巨,必须为之付出巨大努力。只有全社会同心协力,法治社会建设的目标才能渐次达成,法治社会才能最终全面建成。我们期待全社会都能从《法治社会建设实施纲要(2020-2025年)》的实施开始,迈出新的步伐,开启法治社会建设的新里程。

  相关阅读

  中共中央印发《法治社会建设实施纲要(2020-2025年)》

责任编辑: 杨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