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库
资料库
湖南尚同军案五个小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8-19 10:17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抽丝剥茧打“伞”破“网”

  2019年3月,湖南省纪委监委在指导湘西自治州“打伞破网”中,一个名叫尚同军的花垣县矿老板因行贿被留置进入指导组视野,面对办案人员尚同军有持无恐、拒不交代;吴先耀号称花垣“四大恶人”之首,三度被判刑,臭名昭著,摇身一变,宛如“成功人士”,与尚同军资金来往密切;时任湘西自治州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欧阳旭与尚同军往来频繁。

  一个矿老板,一个“黑老大”,加上一个政法委书记,这样的组合,引起了指导组的高度关注。指导组调取吴先耀之前的案卷,阅卷后,办案人员大跌眼镜,一个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诈骗等多项罪名,却只以轻罪追究刑责。更令人不解的是,吴先耀被判刑十年居然没有被收监,以身患疾病,不适宜羁押的原因保外就医,一系列“神操作”背后肯定有猫腻。办案人员兵分两路,一路到医院咨询保外就医病情,一路提审在押的涉案人员,抽丝剥茧,循线深挖彻查, 吴先耀的“神操作”背后推手就是尚同军、欧阳旭。尚同军平日和欧阳旭称兄道弟,吃喝玩乐,欧阳旭则为尚同军站台打招呼,甚至践踏原则底线,当尚同军要欧阳旭对自己的马仔吴先耀(先后三次被判刑但均未投牢)暂予监外执行予以关照时,欧阳旭明知吴先耀不符合条件还欣然答应,并向有关部门负责人打招呼,以致吴先耀被非法暂予监外执行。

  欧阳旭等89名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被立案查处、严肃问责,“保护伞”被连根拔起,危害湘西长达17年之久,身负5条命案,重伤4人,涉及21项罪名、64起刑事案件的尚同军案全部告破。

神秘案件终浮现

  湘西州早年有一桩扑朔迷离的案件,王武金听从吴先耀的安排枪杀石远辉后一直神秘失踪,在湘西州坊间一直流传着是吴先耀指使他人将王武金杀死灭口。

  专案组多次讨论研究此事,但由于没有关键信息和关键人,一直未能取得突破进展。负责审讯吴先耀的彭荣盛同志,敏锐的发现吴先耀在交代问题中,有意回避伍某元、杨某峰、杨某勇的情况,而在吴先耀的早年经历中,他们属于重要见证人,结合在湘西州走访调查取证的情况,彭荣盛果断提出是不是存在吴先耀指使伍某元、杨某峰、杨某勇杀害王武金的可能。随着伍某元、杨某峰、杨某勇到案后,交代了杀害王武金的事实,案情出现重大转机。

  如何有效审讯突破吴先耀成为专案组面临的重要任务,恰逢此时彭荣盛的妻子怀孕即将生小孩,在接到专案组通知后,面对工作与生活的两难选择,彭荣盛向妻子做了简单的说明,也来不及抱抱刚出生的女儿,立马回到专案组参加对吴先耀的审讯。在彭荣盛等人的努力下,吴先耀交代:2003年4月,吴先耀因涉嫌其他犯罪被羁押在湘西州看守所,因担心王武金被抓后将自己供出,吴先耀将伍某元叫至看守所,授意其将王武金杀人灭口。2003年下半年的一天,伍某元伙同杨某锋、杨某勇将王武金枪杀后分尸掩埋。至此,一起笼罩在湘西州多年的神秘命案成功告破。

不顾小家的“狠角色”

  2020年4月30日,正在省人民医院做检查的吴浪平接到电话:“尚同军案需要换人,你是最佳人选!明日即来加班!”面对组织的召唤,吴浪平没有犹豫,一口就答应了。此刻,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体亮起了红灯,忘记了异地求学即将高考的女儿正需她的陪伴,忘记了母亲卧病在床正需她的照顾……

  进入专案组后,她发现388本案卷约有2/3的材料与她审查的组织罪名有关,且22名对象对该罪名均不认可。面对挑战,吴浪平克服自己身体梨状肌综合症的疼痛,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专案的审查。办公室的灯火,从未在凌晨3点前熄灭过,每天至少有16个小时窝在案卷堆里。困了,她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倦了,她就擦点眼药水;饿了,她就泡碗方便面……半夜回到家,任务的艰巨时间的紧迫压得她失眠,她不得不服下安眠药,强迫自己睡眠三四个小时。

  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仅1个月的时间,她便撰写好起诉书。6月10日,案件顺利起诉,比原计划起诉时间提前了5天!案件起诉后,艰巨的排非任务又落到了她头上,直到高考,她都没能抽出空来去陪陪女儿和母亲。

“旧账新算”的带头人

  尚同军案23名被告人中,有20人参与故意杀人犯罪,共实施故意杀人4起,致4人死亡,手段残忍,穷凶极恶。4起故意杀人案历时久远,部分被告人在案发当年虽受到一定程度处理,但尚同军、吴先耀等幕后组织策划者屡次脱身,长期逍遥法外,一笔笔罪行累累的“旧账”积存了十几年。

  为精准指控,将长期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专案组组长朱纪文作为全市分管公诉、扫黑等业务的副检察长,身体力行,一边亲自阅卷,一边统筹协调各项工作,团结凝聚各方力量。带领专案组同志严审细查,指导督促公安机关及时收集补充新证据,同时对老案件和案卷进行反复对比、研究,细致审查梳理全案证据,制作了全面、翔实的审查报告和出庭预案。为加强庭审指控,加班加点,形成了200多页、包含两千余张图片的高质量示证PPT。在省院的指导下,反复修改,精雕细琢,在庭审过程中,通过PPT多媒体示证方式,全面展示了全案证据,客观还原了事实真相,深刻揭露了隐藏多年的犯罪事实,对各被告人的形成了强烈的心灵震撼。

  20名被告中,有18名被告人对指控的故意杀人犯罪事实无异议,当庭认罪认罚,取得了良好的庭审效果。一批隐藏十几年的“旧账”被依法彻底清算,幕后组织策划者尚同军、吴先耀被依法判处死刑,被害人沉冤得雪,维护了社会稳定,保障了公平正义,彰显了法律威严。

最熟悉的陌生人

  含泪断奶剪长发。面对繁重的审判任务,克服孩子正在哺乳期的困难,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贺丽毅然加入“4.17”专案组。因审理任务重,时间紧,她含泪决定给未满周岁孩子断奶,全身心投入专案组的工作。为节省时间,将精力集中在案件审理中,贺丽剪去留了长达八年的长发,变成了一个干练清爽的“假小子”。

  没有双脚到不了的现场。办案过程中,她冒着38度的高温,远赴湘西,通过搭乘高铁、汽车或步行辗转多个案发现场。在察看命案现场、埋尸地点时,山路崎岖,突遇山路塌方、河道涨水,致车辆无法前行,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她顶着正午的烈日在山里爬行四十余分钟,实地查看案发现场。

  最熟悉的陌生人。贺丽负责审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储存爆炸物等11项重罪名,涉案被告人20余人,涉及27笔事实。白天,她在办公室聚精会神地阅卷;晚上,把孩子哄睡后她一个人赶回专案组办公室写审理报告,常常写到深夜两三点。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回家探亲,却连家人一起吃顿团圆饭都成了奢望,戏称“最熟悉的陌生人”。

责任编辑: 杨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