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工作 > 公共法律服务
公共法律服务
在法援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
发布时间: 2020-10-15 21:58      来源: 法治日报
【字号:
打印

讲述人:葛殿茵(“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律师)

2015年7月,我辞别家中90多岁的父母,毅然选择奔赴贵州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时光匆匆,一晃就是5年,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我依然在做着钟爱的法律援助工作。

有人问我,抛家舍业去做这项工作,值得吗?1825天的法律援助经历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有些事情不去做,就不会有这么多感动。我也是做了法律援助律师后才发现,一个人深入到困难群体当中,知道自己有能力去帮助他们,是一种心灵的洗礼。”

而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律援助律师,除了能吃苦、讲奉献,我认为没啥“独门绝技”,最重要的就是要用心办好每一件案子。

2016年,在三都水族自治县开展的法律援助精准扶贫活动中,我代理了未成年人张某遭遇车祸案。

事故发生后,张某的右脚严重受伤,如不及时手术将有截肢危险。由于张某的父母均患有精神疾病,我及时为他申请了先予执行,并将情况反馈给律所,律所当即决定无偿捐助1万元,张某由此得以继续手术,并成功保住了右脚。

2018年,我代理了贵州省挂牌督办的30多名农民工讨薪案,涉及工资100多万元。工人们来自四川、重庆、江苏、贵州等多个地方,多次到当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接到指派后,我与工人们和企业相关负责人等前后沟通10多次,加班加点撰写法律文书、准备诉讼材料,经过多番悉心劝导,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矛盾纠纷通过法律途径得到及时有效化解。

在办案中,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名法律援助律师,每天处理的都是关系困难群体切身利益的事情,绝不能简单、机械地适用法律,而是要让他们看到法律援助能够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帮助。

特别是在帮老年人维权时,受援人往往年纪大、方言重,办案难度颇大。2019年8月的一天,85岁的兰某因赡养纠纷来到法律援助中心,老人年迈无法提供子女们的信息,我想方设法到村委会了解情况收集信息,其间还遭遇老人儿子多次语言威胁。但我始终没有放弃,经过多次开庭和上门调解,终于圆满结案。

2020年,一场疫情给律师工作带来了巨大挑战。为保证案件得到及时解决,我主动与服务地司法局联系沟通,积极与受援人联系了解案件情况,及时调整服务方式和方法,先后远程为困难群众解答咨询30余起,指导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起。

由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使用微信网上立案,但许多受援群众不会使用网上软件,导致立不上案。2020年3月24日,来自贵州省不同县市的10多名农民工需要法律援助,我除了为他们办理纸质案卷材料,还主动为每一名农民工都办理了网上立案手续,一天忙碌下来已是深夜……

5年间,我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00余件,解答法律咨询2000余人次,代写各类法律文书410份,开展法律宣传、法治讲座60余次,为受援人挽回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收到感谢锦旗8面、表扬信3封。

今年是我参与法律援助工作的最后一年,我也将随之步入退休年纪。如今法律援助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份刻在骨血里的、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遵循内心的声音,继续在法律援助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让法律援助照亮更多困难群众的维权道路。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长春 王家梁 整理  

责任编辑: 张丽青